所在位置:首頁 > 行業新聞
優化上市公司內部審計功能作用的路徑分析(節選)
2019年07月09日

一、實施內部審計工作管轄權的“雙軌制”

       內部審計工作管轄權“雙軌制”,或者叫內部審計機構(人員)隸屬關系的“雙軌制”,是指把內部審計的“確認”和“咨詢”兩大職責(功能)進行分拆,分別歸屬于公司董事會和管理層。

      內部審計工作管轄權“雙軌制”的制度安排,具有以下優勢:

1.內部審計地位更加清晰。克服了現行制度安排下內部審計部門事實上要同時“對兩個上級負責”的尷尬局面,為充分、有效發揮內部審計的功能作用提供了更好的制度保證和組織保證。

2.內部審計職責更加明確。依據內部審計工作的事實,使其職責(功能)分屬于董事會和管理層,真正契合了公司治理和公司管理的客觀實際和現實需求。

3.內部審計工作更加順暢。在“雙軌制”安排下,內部審計完全按照隸屬關系、服務對象和工作職責定位開展工作,避免了職責矛盾、需求沖突和關系復雜的困境,可以更加順暢地開展各項工作。

二、統籌內部控制(內部審計)“制衡”與“增值”雙重功能

      在公司治理中,要更好地發揮內部審計的“價值創造活動”,必須從內部控制制度設計及內部審計工作機制人手,進行必要的改革和創新。“有效的內部審計是公司治理結構中形成權力制衡機制并促使其有效運行的重要手段,是公司治理過程中不可缺少的組成部分”(秦榮生,2009)。就當前我國上市公司內部控制和內部審計的情況看,以下問題值得關注:

(一)內部控制制度設計中的“形式主義”和內部審計工作開展中的“過程主義”

      不少單位內部控制制度的設計徒有其表,內部控制制度的執行流于形式,內部審計工作的開展走過場,內部控制(內部審計)的“制衡”和“增值”作用無從發揮。為了解決上述問題,必須完善內部審計機制,強化內部審計介入內部控制評價的活動,以推動更有效的公司治理。

(二)對內部控制(內部審計)“制衡”和“增值”功能作用認識的偏差

      “制衡”觀念反映到內部控制制度設計上就表現為:過多地強調了內部控制的“遵循性”目標,不同程度地忽視了內部控制的“經濟性、效率性和效果性”目標;突出了內部控制的“限制性”作用,忽略或淡化了內部控制的“激勵性”作用。

      從公司治理整體上看,應當統籌兼顧內部控制(內部審計)“制衡”和“增值”的功能作用,不能偏廢。制度設計應當“以人為本”,既要有適當的制約機制,也應有必要的激勵機制;制度應當盡可能的清晰,應當消除制度中的“其他”條款,避免因此產生的模糊地帶。所有內部審計工作的開展都應當把握服務于“增值”的大方向,在此前提下依法依規進行各項工作。

三、強化監事會對內部審計的監督及其與內部審計的合作

(一)強化監事會對內部審計的監督及其與內部審計合作的必要性

      強化監事會對內部審計的監督,并增強雙方工作上的合作,具有以下作用:

1.強化公司治理中的內部監督機制。內部審計和監事會具有共同的監督對象(董事會和管理層),監督者之間進行合作客觀上就會起到強化監督的作用。

2.落實監事會的監督職責。內部審計應當與監事會相輔相成,避免與監事會工作的重疊或沖突。監事會通過對內部審計工作的監督,既強化了內部審計,也可以更好地實現對董事會和管理層的監督,有效落實監事會的監督職責。

3.完善監事會的監督機制。發揮監事會的監督功能,既要賦予其獨立的監督權限,又要使其擁有有效的監督手段。

(二)強化監事會對內部審計的監督及其與內部審計合作的路徑

      可以從以下幾方面入手,強化監事會對內部審計的監督,并增強雙方工作上的合作:

1.監事會參加內部審計工作會議。在當前情況下,監事會參加內部審計工作會議應該很容易實現,也有不少上市公司是這樣做的。問題在于如何規范化、制度化,從制度層面規定監事會參加內部審計會議的具體要求。

2.內部審計向監事會報告工作。從制度上作出規定,明確內部審計向監事會報告工作的范圍,可以強化監事會對內部審計的監督。

3.監事會向內部審計下達審計指令。監事會根據工作需要,經過協調也可以向內部審計部門下達審計指令,借助于內部審計的力量完成監事會要查證的問題,協助監事會強化有關監督檢查。

      從實際工作需要來看,上述三個方面是必要的,需要從制度層面考慮如何把這些事項規范化、制度化,把強化監事會對內部審計的監督、增強雙方工作上的合作形成有效的制度安排和具體的制度規范,以便把工作落到實處。

四、確保審計委員會召開會議的頻率及其工作的獨立性

      要確保審計委員會召開會議的頻率及其工作的獨立性,應當考慮采取以下措施:

      一是強化對審計委員會召開會議的剛性約束。外部監管部門在對審計委員會會議的召開及其監督檢查方面,應當有更為明確和更具約束力的制度規定,特別是要強化審計委員會的責任,促使其盡職盡責。

      二是明確公司高管層參加審計委員會的范圍。公司高管層介入審計委員會,有利有弊。有利的方面在于,公司高管層的適當介人及其重視可以促進問題的及時傳達,進而促使審計委員會討論問題的有效解決;公司高管層的不適當介入,會影響審計委員會對問題討論的客觀性,因為審計委員會討論的問題通常涉及公司管理及公司高管層的特定活動及其利益。因此,規定涉及哪些事項的審計委員會會議高管層必須參加,涉及哪些事項的高管層必須回避(不能參加),從制度層面明確公司高管層參加審計委員會會議的范圍十分必要。

      此外,還應當強化監事會對審計委員會工作的監督檢查。

 

來源:中國內部審計

 

 

长沙麻将将将胡全求人 幸运农场软件 新疆时时结果票控 51期的平码是多少号 彩票3d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每期开什么号码 五分快三买大小的技巧 江苏时时视频 353595771一肖一码准确95 赛车开奖视屏 pk记录文字版 马会开开奖结果 老时时号码记录查询 陕西快乐十分出号规律 云南时时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北京时时赛车记录结果查询 开奖结果。e